在医院大外科副主任、大肠外1科主任医师蔡国响教授门诊里,钟先生忆及4月那次急救经历仍颇为感动:“再次感谢你们医护人员第一时间及时抢救!”

“当时正值新冠疫情焦灼之际,为了保护肿瘤病人,疫情防控如千斤重担,慎之又慎。但蔡教授团队悬壶济世,医者仁心,基于我的病情判断需立即进行抢救治疗,并先行送去急诊进行补液及心电监护。与此同时,紧急联系院领导进行申请报备。病魔无情,人有情,蔡教授手术中不但进行了充分的腹腔清理,还切除了肿瘤的病灶,并对周边淋巴进行完整清扫,最终使我得以转危为安,幸存于此……”钟先生给救治医护团队带来了一封手写的感谢信。

50多岁的钟先生来自山东,今年1月不幸确诊大肠肿瘤,4月在门诊预约检查时因肿瘤导致肠穿孔,医院接受急症手术救治……回忆在疫情最严峻的时刻,渡过他自己人生中的艰难时刻,他对医护人员有道不尽的感谢。

谈及当时的抢救过程,尽管已过去一个多月,但蔡国响教授仍然记忆犹新。

4月24日下午,蔡教授手机突然响起。“蔡老师,我在大肠肿瘤专病门诊,这里有位肠癌患者,考虑肿瘤导致肠穿孔,急需马上手术,来不及收入‘缓冲区’病房后再治疗,您看……”电话那头的王医生语气焦急。

当时,钟先生的直肠癌合并肝脏转移,因肿瘤较大无法直接手术,正接受化疗。当天他在门诊预约检查时,突然下腹腹痛、腹胀且伴有严重的恶心,脸色煞白。大肠专病门诊医生一番查体之后,发现患者腹部压痛、反跳痛、腹肌紧张,高度怀疑急性肠穿孔,并立马安排腹部立卧位平片(X线)检查,检查结果证实了判断:巨大肿瘤导致肠穿孔。

面对这样一位术前核酸检测结果还未出,看着血压下降、四肢发冷等感染性休克的肿瘤急症患者,“我们不能再等了,必须马上手术!”随即,大肠外1科主任徐烨教授、蔡国响教授从接到电话开始,一边与手术室麻醉医生、护士一起,医院之前制定的预案积极开展术前准备;另一边做好患者及陪同家属的流调工作。

期间,麻醉科、手术室、大肠外1科团队成员紧密配合,如之前的沙盘推演,没有一分一秒的犹豫,各流程环环相扣,平稳有序开展术前准备。

在指定的手术室内,医护及麻醉团队以最快速度将器械、药物等准备完毕。麻醉医生、主刀医生、手术护士立即“变装”成一个个全副武装的“大白”。与此同时,患者从专用电梯被推送手术室,完成各项术前准备。整个过程仅仅用了30分钟。

17点45分,一场与生命赛跑的硬仗打响。

当蔡国响教授切开患者腹壁时,粪液立刻涌出腹腔。医护团队顾不得宿便恶臭及隔离服导致的闷热,医生们开始快速清理腹腔,将粪液从患者体内取出,并充分冲洗腹腔后,映入眼帘的是大小接近10cm的直肠肿瘤,以及在其肠管近端一个长达7cm的纵行破口。大量成型粪便从破口中涌入腹腔,周围肠壁及系膜上附着粪苔。为了减少粪便污染,医生暂时缝闭肠管破口,仔细并彻底冲洗腹盆腔的每一个角落,剥离散在分布的粪苔。

“外科医生需要一双灵巧和细致的手,又要有‘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’的沉着和冷静。而穿着隔离服、戴着护目镜和双层手套,对手术操作灵敏度都有很大的考验。”蔡国响教授说,在肠穿孔手术的情况下,一般采取姑息性肠段切除或单纯造口的简单处理。但他和团队没有放弃根治性切除肿瘤的机会,在清洗工作完成后,进一步将直肠癌完整进行根治性切除,同时进行了标准的区域淋巴结根治性清扫。

考虑到急症手术,术后吻合口瘘的高风险,蔡国响教授团队为患者施行了临时性的乙结肠造口,计划将来重新吻合直肠。

就这样,手术持续近4个小时,晚上9点45分手术顺利结束,手术室的医护全身已全部湿透。

手术后,钟先生即被送入ICU,三天之后转入普通病区。“五一”之后,他顺利出院,经居家休整后,于5月下旬来到蔡国响教授门诊复诊,制定了进一步行肝转移癌切除、术后辅助化疗和择期重新吻合直肠的治疗方案。

6月上旬,肝外科主任王鲁教授团队为钟先生进一步施行了肠癌肝转移切除术,由于前次急诊手术大量清洗腹腔、仔细操作等妥善的处理,第二次手术顺利,钟先生日前已顺利康复出院。

据悉,在上海两个多月的战“疫”期间,医院在抓好防疫工作的同时,确保肿瘤患者手术、放疗、化疗等医疗工作一刻不停,期间完成手术台、放疗完成人次、化疗完成人次。

作者:唐闻佳王懿辉

编辑:唐闻佳

责任编辑:姜澎

*文汇独家稿件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

转载请注明地址:http://www.fzdgt.com/zcmbhl/16777.html